首页> 资讯中心>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作者:天星艺术网-专业的字画交易平台   时间:2018-11-27

7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并发出通知,明确将取消行政机关(包括下属单位)与行业协会商会的主办、主管和挂靠关系,并在年内先进行100个左右的试点。《方案》中有许多“干货”。比如,明确将剥离行业协会商会现有的行政职能;对已在行业协会商会中任职、兼职的公务员进行一次性清理;2018年将取消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的财政直接拨款等。

今年1月,在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王岐山曾直言:“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此外,在谈到一些地方书协“官气”太重时,王岐山说,“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

王岐山提到的是个老问题。在坊间流传这样一句话,“不怕领导有原则,就怕领导无爱好”。官员们在书画、摄影、著书、发明等方面的才情,往往成为其收取贿赂的重要途径。此前,曾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的周一波在《人民日报》撰文,批评某些领导干部,热衷于挤进艺术家协会兼职,乐于利用书画协会职权谋利,作品低劣却卖得十分红火的怪现状。2014年12月2日,周一波在《人民日报》继续刊发《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一文,提出“从政就不要往艺术界挤”,引发强烈关注。12月7日,周一波正式宣布辞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职务,他说:“我如果继续呆在主席的位置上,别人也不好改革。”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历史再往前推,2007年,吴冠中“以奖代养”、“取消美协、画院”等言论曾激起轩然大波。吴先生话峰直指体制问题,美协给钱就给办活动搞得如同妓院,并痛陈美协、画院是养了一群不生蛋的鸡。在他看来,美协机构很庞大,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很多人都跟美术没关系,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长期以来,依托于政府部门成立或者由政府部门推动成立的协会社团一直戴着“半官方”的“帽子”充当“二政府”。也因为这种千丝万缕一衣带水的关系,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兼职协会社团俨然“名正言顺”已成惯例,特别是在书画艺术界官员似乎更为热衷。纵观历史,官员兼职清理由来已久,却屡禁不绝,甚至有死猪不拍开水烫的架势,这次中央新文件的出台,我们能否看到不一样的改观?

有鉴于此,本刊采访了书画艺术界相关从业者代表,以他们切身经历来谈谈书画协会、画院对他们的影响,并提出一些建设性建言,让读者能够更深刻了解“官员兼职书画协会”这种现象产生的根源以及对当代社会的危害,希望能给全社会带来一些警醒与反思,也给相关职能部门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A王春立(画家,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曾任文化部《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美术家通讯主编,艺术委员会秘书长,第五、六届代表大会理事。第九届全国美术展览会总评委。第一届、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评委会副主任,秘书长。)

书画反腐小议

一、关于“官员兼职书画协会”的问题。

这种现象,归根到底,是因为我国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济的过程中,没能及时从体制上、政策上,进行相应的调整,在一定程度,导致学术机构官场化,艺术创作商品化。整个社会唯金钱是从,贪腐成风,是否存在官员以手中的权力,向这些单位索要头衔,担任会员、理事、副主席、主席?现在应该正本清源,予以详查。

二、应捋顺画院。

我国官方专职画家,起于五代南唐、后蜀,如王霭、蔡润、赵长元等。后转入宋代画院。从公元960年宋太祖建国,到1279年南宋灭亡,共319年。现在所能查到的,计161位宫廷画家。宋代翰林书画院,书画家列为工匠之班,属技工档次,不得外派为官(见邓椿《画继》等书)。

但现在中国层层画院之多,堪称世界之最。从各部委、民主党派、各省市、县,大致全都设有画院,多列支行政。凡此种种,有必要吗?

三、规范非官方书画团体体制。

非官方的私人书画团体,能代表“中国”吗?但是现在出现了许多冠以“中国”字头的私人书画团体。有关方面,应予研究,解决。各省市等亦然。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B陈传席(著名美术史论家、美术评论家。现任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特殊贡献专家等职)

官员到协会兼职是根本错误 建议撤销协会与画院

政府官员到协会兼职是根本错误,蔡元培任教育总长时就有规定,大学之外聘请校外人员教书,政府官员、社会知名人士最高职称是讲师,鲁迅也只能当讲师,辞去教育部职务才能当教授。以前中国书协归中国美协,书法没有独立。在我看来,书法是美术的一部分,不应该独立出来。书法水平到了,省长,部长也可以参加书协,而政府官员最高职务应该是会员,不能担当任何行政职务,不能因为有部长进入,书协就升格成部级单位了。

八十年代我就去过美国,美国是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却不会养一个画家。中国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国家之一,却养那么多画院,纳税人同意吗?政府为什么养那么多画院呢?我不理解。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中国养这么多画院,现在世界各国协会都是艺术家自己组织起来的,纯民间组织,自己筹资,根据艺术家自身威望来决定参与者的积极性及影响。如果是政府指定人来当主席,就有一定强制性了,当然也就失去了应有的权威性。可是我们的艺术现状是只要写字画画,就一门心思想着怎样加入中国书协和美协。大家研究组织规律,怎么才能参加全国美展,这样与我们的艺术发展就背道而驰了。黄宾虹当时什么协会也不参加,他就按自己的想法去创作,成为一代大师。中国从有官方的美协、画院开始,再也出现不了大师了,而且艺术水平大大下降。政府设立画院,设立美协其本意是想发展艺术,实际上却大大地毁坏了艺术,这是料所不及的。所以,应该把画院,书协、美协全部撤销,民间组织回归民间组织,原来所占房子重新分配给政府或大学。国家可以从大方向上管理指导,比如组织一个全国美展;文化部可以管,也可以组织几个权威画家,理论家来参与,政府支持,画的好的可以奖励。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黄宾虹-山水

政府、群众要分清

关键是协会的性质,协会如果是政府机构,必须官员来管。文联主席不是官员吗?如果换一个作家、画家能管的了吗?如果能管的了,这个作家、画家又变成官员了。所以,名义上是群众组织而实际上是政府机构就必须改革。如果是政府机构就并到文化部去,属于文化部下的美术处,作家处、舞蹈处等;如果是群众组织,就应该由群众自发组织,与政府完全无关。政府不派官儿,不发工资,不拨款、不分房、车等。群众组织由群众自己选一个头儿,自己凑足钱,租个房子,想加入就加入,想退就退。比如,我们临时组织一个协会,办一个画展,画展完就解散了,选一个头儿,也没有级别,当然也不是官,不但不拿工资,可能还得由头儿倒贴一些钱,钱贴完了,头儿也不当了,这样哪来的腐败?

不腐败对国家有好处,对艺术发展更有好处。如果协会是政府的,进入便有地位,不进入可能不被人承认,于是搞艺术的人不研究艺术,而是研究人事、关系以及如何加入协会。不会写字的人,通过关系进入书协,也可以成为书法家,也有好处。问题是中国的庸众太多,他们看不懂书法,只认书协、美协,更认协会的官儿,大把钞票买他们的“垃圾”。如果是真正的群众组织,任何人都可组织,都可加入、退出,完全以艺术为标准,大家便不必钻营人事关系,就可以把全部精力用于研究艺术。如是,则艺术得以真正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简单、纯朴了。社会也安静了,官场也减少了腐败。

但是凡是正确的事,凡是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对艺术有好处的事,就没有人办,这就没有办法了。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C贾廷峰(著名艺术经纪人、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

艺术组织回归民间 鼓励发展艺术基金

我是反对美协、画院存在的,就像吴冠中一样,很多年前我就有这个观点,我不喜欢这些机构的存在。中国国情不一样,假如一定要存在,应该怎样?应该真正回归到民间组织,甚至不发工资。我们现阶段美协、画院的存在对艺术市场、艺术生态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首先,中国人买艺术品,大多都不懂,参照的很多标准,也不是真正的标准,而是虚假伪劣的。比如美协、书协主席,画院院长,他们有最高职务但并不能代表他们艺术上的最高成就,这些职位往往与艺术没有任何瓜葛。第二,即使原来各方面潜质不错的艺术家,因为从事了繁忙的社会事务,对其艺术创作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艺术家没有精力和时间充分地挖掘自身的潜能,因此也就不会有更好的作品呈现给社会。所以我反对协会的存在,假如要成立就应该回归到民间,真正的民间。因此在这个基础上,所有官员的参与协会都是不对的。他们无非是捞个名头然后攫取利益,起不到真正的指导作用。我倒更喜欢艺术基金会,这种组织能真正帮到一些有才华的穷苦的,没有机会出头的艺术家,这是我们急需的。第三,艺术组织必须要有艺术素养的人去带领,这个很重要。如果是一帮外行,会越搞越乱。在这个新时代,画院、美院、美协应该要削减,也许变成基金会是一种更好的选择。用社会的力量来支助一些需要帮助的艺术家,在国外很普遍,比如法国也有美协,但不会参与很多社会活动,只是一种交流展示,不会像我们这些艺术组织只是盯着利益。

过去的协会,比如最早的美协存在还是蛮有价值的,也做了很多很棒的展览,梳理了艺术史,培养了一大批人才,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情境都变了。美协四年一度的全国美展,包括书展,现在性质都变了,什么样的人在组织,当评委?还是那一套,老师带徒弟。不是他的弟子,入展机会就很渺茫。这种体制都得改变,不变就是死路一条,阻碍历史的发展、阻碍艺术生态的健康发展,何况官员再进来凑热闹,只会添乱。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我们一个省里书协几十个副主席,这很荒唐,太无聊了,全世界也没有。大家拼命去争一个位置,争位置干嘛?就是为了卖更高的价,多少钱一尺,对艺术本身发展没有任何助长。艺术之所以是艺术,是因为它遵循自然生长,创作自由的精神。我们的协会结构有悖于艺术发展常理,严重阻碍了中国文化的繁荣。一个再有艺术才华的人,一旦进入体制内,其才华几乎都会被消耗掉。这种体制只会让人取悦于领导、市场等等,它远离了艺术本真。

我与过去美协的很多领导都熟悉,十几年前就经常组织他们搞笔会,卖画,搞展览。曾经他们还是做过一些贡献的,对中国艺术的发展,都有直接,间接地推动。体制那一套我很熟悉,七八年前我不愿意这么做了,因为机制出现了问题,他们对艺术的态度不够端正了,不够真诚了,也没有时间了,只能画应酬画、程式化的东西来应付市场,应付社会。所以我脱离出来了,做一些与当代艺术有关的东西。有些人现在也还是好朋友,但我从不参加他们的任何活动了,而且也尽量不让周边的朋友参加,这个态度我很明确。我们的半官方协会在不取消的情况下,应该成为纯民间组织,基金会的性质,让真正懂艺术、有经验的人来参与,让有正确价值观立场的人来做精神主导,那才是艺术的春天。

一些既不是美协也不是书协会员,尽管很优秀的艺术家,想脱颖而出非常之难。真正优秀的人压在最底层,往往很多活跃在上层的都不是高手,他们应酬还来不及。所以我喜欢798艺术区,不兴那一套,能打动我就好。我们对传统的热爱,往往会超越体制内的人。传统不是死的,实际上是一种精神,我们更警觉,知道传统的优点与劣势,传统有时是巨大的财富,有时也是巨大的包袱。真正的优秀艺术家是富创造力的,不能被传统吃掉了,变为传统的奴隶,而应吸取传统之精华,与时代发生关系,反而更好地保护了传统。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D于名川(书画艺术家,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插图装帧艺术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人民美术出版社期刊丛刊编辑室主任、《中国艺术》执行主编、《美术之友》副主编。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美展评委,第五届、第六届全国书展评委等。)

取消公办 人品为上

早闻“行业协会与行政脱钩”的说法,但未悉具体如何操作。此问题一直是业内高度关注的。一段时间,社会的腐败侵蚀到多种领域,形成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环环相扣,水泼不进、针插不入,“集团”维护的不外乎“名”和“利”,严重干扰、破坏了专业的学术品位和健康发展!

何谓“官员”?六、七十年代副部级待遇的老革命、书画家邵宇、赖少其;司局级老革命干部蔡若虹、华君武,应该算“官员”但他们一心为公,没有贪腐、高风亮节,那个年代中国出现了那么多绘画大师,现如今业内高管,既使没有贪腐,也私心多多、重诚信少,导致好坏、是非颠倒,出现“逆淘汰”的恶劣现象。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吴冠中-水墨

我非常赞成吴冠中先生“解散(撤销)美协、书协、画院”的意见。据悉,在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有那么多的协会和画院,用老百姓的“纳税钱”养活万计“不下蛋”或“生差蛋”的鸡,说严重点,这是犯罪!

法国是世界公认的“艺术之国”,没有官方供养的艺术协会与画院,为什么人家的文化艺术能独霸世界呢?公办的艺术协会本就不该存在,“官员兼职”则更为荒唐,既使是具有专业素质的专业人员在协会里,其首先应具备的是“人品”,中国书协启功之后的几任领导皆因人品问题才造成历上最乱的书法怪象。

我认为根本没有必要讨论“官员兼职“、“离职”、“待遇”等问题,因为实实在在的“协会、画院”没有必要存在。按国情,此建议恐难实施,一因“高管”外行,二因“既得利益”者的不甘。无奈,还是踏下心来做点自己爱好又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好。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E 杭法基(独立自由艺术家)

中国缺乏真正的收藏家 艺术水平非表象身份的认知

客观说,官员退休后转至属民间艺术团体的美协书协当一个主席、副主席之类的“官”,实质性的“权力”色彩已完全淡化,为什么有的人如此留恋不舍如此明争暗夺?这种看似对“权力”癖性的留恋,实际的目的在于维护与延续某种隐性的“权”与“利”,尤其是招架不住一种无退无休似高雅又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名”之诱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政府出台一则明确的硬性措施与文件,当然是制止这一“隐性”贪腐现象的有效手段。

而属民间组织的美协、书协领导的位置,为什么对有些近似老年大学水准艺术爱好者的领导干部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很简单,当上某个协会的领导,自己的一幅画或一幅字,立马飞涨,在出“名”的同时,还会挣个“盆满钵盈”,何乐而不为?同时中国体制特色长期“孕育”出来的民众包括许多领导的“审美”观,还有一些企业家攻关“雅贿”之需等,他们世俗的认知共识:谁是协会领导,谁就画得好写得好!不然,怎么会请他当艺术行当的头头?谁料今天在中央反腐倡廉“打老虎拍苍蝇”的强劲势头下,人们的审美目光与审慎心态骤然提升,越发理性。不少见识浅薄的所谓“收藏家”及某些画廊老板,还有一些“倒爷”们,他们曾价格不菲收购的大量主席、院长的应酬之作,其中也包括一些官员身兼协会领导的大作,立马成为根本无法转手卖出的“垃圾”。从本质上看,中国缺乏真正的收藏家,多的是待价而估的艺术“掮客”。另外,就是美协书协包括画院等这样的所谓民间组织,未来存在的价值与作用以及是否有必要存在都很难说。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元-赵孟頫-行书右军四事卷01-纸本墨笔-24.4×117cm-大都会博物馆

其实在手艺上,有真本事的官员领导何必凑热闹要去什么协会当“官”。历朝历代当过官的书画家,象唐朝大画家阎立本,被称为山水画“南宗始祖”的王维,大书家颜真卿、褚遂良、欧阳询,宋代苏东坡、欧阳修、黄庭坚,南宋遗逸后出仕元朝的赵孟頫,明代的董其昌等,可以说古代有名的书画家大多数都做过官,有的官小,有的位极人臣,在世时大多数竭诚为官,业余精心从艺,心无旁鹜,只有一个宋徽宗赵佶,一边当皇帝,一边把控着当时最高翰林画院的权柄,入书画之境而难以自拔,最后将一个国家玩“完”了,落个抛尸异国它乡的悲惨下场,这是个案。古人搞书画基本上是业余,那时没有现在这样的协会,即使有相信他们也会目不斜视,心如止水,仍会一心一意当好他们的官,搞好他们的“手艺”。留下来的作品叫传统书法与中国文人画,堪称世界之绝,有多少后世子孙沿袭成套路,至今仍在吃着老祖宗这碗饭。

古人为什么与今人不同呢?人之本质还是相同的。太平盛世贪官多也是一种现实,但古来文人为官清廉者也比比皆是。今天那些爱搞书画的想钻进“协会”当头头的政府官员,与历史上书画名家当然是无法比拟的。专业造诣不说,就是在文化底蕴、悟性的参透、德性底线的把持上也不在一个层面。当然不排除个别业余书画家的官员,写得好画得好就是不主动去钻营,真正想进美协书协当头头的官员领导,就是那些书画平平或很差的人,除了利益外,还为了“平衡”自己的某种心态。美协书协头头的位置是块“肥肉”,不单是爱书画的官员争,更多的是专业书画家们明争暗斗,为争个“主席”、“院长”之类的头衔,绞尽脑汁去钻营。真正想在专业上干点事儿的人,常常是不屑于此的。艺术从实质上看,没有专业与业余,真实的是作品的水平,而非表象身份的认知。有时悟性极高的人才学几年,却超过画了很多年的人。吴冠中挺逗,说书协、美协、画院养了许多不下蛋的鸡。可见现在主席、院长之类的,顺着“头衔”思路去看专业水平,也是雾里看花,真真假假说不清了。唯有从精神到物质的逐步提升与变化,才会使当下存在的一切无德的荒诞不稽淡化,暗淡的雾霾才会转为清爽明朗。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F 黄三枝(书画家,现为南京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联谊中心理事。)

历史只认好作品 期待协会改革成果

政府针对协会机构改革出台了文件,民众需要吃透助推,这样形成的合力就是正能量。党为人民服务是永恒的主题,但我们的协会为少数人服务,形成了一种本末倒置,诈骗,腐败的黑色链条。我认识一个中医,尽管医术很高,都不想看病了,要去画院当画家,这就形成一种艺术生态的畸形与混乱。孔子说:君子务其本。本没有了,就像一颗大树去掉了根,也就没有生命了。书画协会的成立这种主观意志是好的,团结艺术家形成一股合力促进艺术生态健康发展。但实际上我们看到,它的发展有悖初衷,形成了一种贪腐的温床,它没有做到正本清源,没有以文化精神为标准。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看不到黄宾虹这样的艺术大家,我们也没有培养出高精尖人才。所以,吴冠中说,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而在于大师。为什么在民国,我们出了这么多大师,就是因为没有这种当前的体制。解放前也成立过很多画会,以自己的徳艺塑造学生,受世人尊敬。即便是军阀都很注重家学传统。所以,这个问题答案就已经找到了。那么说,国家能出这个文件,实际上是为了遏制这种倾向,挽救文化。

官员兼职与艺术反腐之惑

唐-颜真卿-《祭侄文稿》

我们的协会机构“以我为中心、拉帮结派”现象很严重,我曾经也参加过美协的展览,为什么不能获奖或落选?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学生,我亲眼看到过他们在核对名单,如果是哪位当权者的学生,最后就获奖了。我们允许多元,但是我们的主流必须要有高度,现在不叫繁荣,只能说热闹。你看现在进画院,都离不开用金钱来分阶层。画院、美院,评职称需要在核心刊物发表文章,需要花钱买版面评教授,这个产业链很可怕。

中国水墨讲写意精神,不是千篇一律地培养一批画匠画照片。西方很多画廊,终身做一两个画家。比如毕加索的经纪人,父亲过世后,儿子做。我接触过很多画廊与艺术投资人还是一种小农画商意识,大多把利益放在首位,不是用良心与责任担当来做艺术市场。作为收藏家,你会以这个是主席画的,这个是会员画的来区分好坏么?我坚信,以画说话的时代,即将到来。凭我对美术史的热爱与了解来看,历史是无情的,它只认好作品。国家对协会改革的这种审视与重视,我想会产生一种更有利于艺术健康发展的协会。这个协会不是一言堂、官本位,大家都有权力与声音,我们能包容和接纳各种反馈与申诉,它一定是公正、透明,合理,能推动中国文化艺术健康发展的协会。(来源:《中国艺术博览》2015年8月刊)



[ 相关下载 ]
上一篇:比利时女画家画美女
下一篇:中国美术馆“中国唐卡艺术精品展”汇聚唐卡五大流派

猜你喜欢